您的瀏覽器不支 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 JavaScript狀態
guideTile.toModdle
:::
20200825修

不義遺址

海軍總司令部情報處看守所(鳳山海軍來賓招待所)

圖片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受著作權法保護-僅限於本平台有限度公開瀏覽

別名

海軍鳳山招待所

現址

鳳山 高雄市鳳山區勝利路10號

經緯度

22.627144, 120.373813

是否開放

yes

免費進場

yes

開放時間

09:00~17:00 週二至週日

簡述

從日治的海軍無線電信所到戰後的海軍鳳山招待所

海軍總司令部情報處看守所,另稱鳳山海軍來賓招待所,簡稱鳳山招待,1949年7月設立,位於今高雄市鳳山區勝利路10號。一九五○年代初期專門審訊海軍白色恐怖案的思想犯並刑求取供的地方,囚禁人數高達1,500人,可謂戰後最大的偵訊監獄。

鳳山招待所的位址,最早是建於1919年(大正八年)的日本海軍鳳山無線電信所基地,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海軍長距離無線電通信地,係因應「南進」政策所建,為日本繼船橋之後的第二座無線電信所,提供日本南端對外聯絡的管道。基地呈圓形,幅員廣大,從現今的空照圖仍可見當時驚人的地景規模。二戰後,由國民政府海軍接管,將該基地劃分為眷村、通信電臺與鳳山招待所。鳳山招待所位於原電信基地的中心位置,為日式磚造建築,此外尚有大碉堡、小碉堡、電臺與電信相關之附屬設施。


鳳山招待所空照圖可見極具規模的人工造景▲鳳山招待所空照圖可見極具規模的人工造景(出處:國土測繪中心) 

1949年「鳳山招待所」成立之初為臨時編組(依海軍編裝、沿革史略無相關單位名稱,僅見於個人兵籍資料及相關叛亂案檔存資料內,屬任務編組性質),爾後才劃歸海總政戰部第四組管轄,對外均稱「招待所」,入所人犯均稱「來賓」,但實為情報單位性質的「看守所」,用來偵訊、拘禁海軍總部臺灣工作隊經三樓冰茶室初審後的海軍政治犯及思想犯。

高縣眷村文化發展協會創會理事長顧超光表示,招待所的拘禁空間,並依軍階等級分為「優待號」、「普通號」、「山洞」:

拘禁人犯的地方,和軍階一樣又有分級,最早建築的電波發射廠名為大碉堡,專關低階軍人和相關人員,因建築屋頂有覆土防炸,又有「山洞」之稱,而原本電信所的辦公廳舍,則隔成會客室、審訊室,以及拘禁一般軍官的「普通號」、上校級以上軍官的「優待號」。


前日治時期電信所的辦公廳舍,改作鳳山招待所關押高階軍官的「優待號」、「普通號」的囚禁空間▲前日治時期電信所的辦公廳舍,改作鳳山招待所關押高階軍官的「優待號」、「普通號」的囚禁空間(出處:國家人權博物館)  

前日治時期電信所的大碉堡,改作鳳山招待所關押低階官兵的「山洞」囚禁空間▲前日治時期電信所的大碉堡,改作鳳山招待所關押低階官兵的「山洞」囚禁空間(出處:國家人權博物館)  


進了招待所,就是進了活人的墳墓:最高恐怖等級的偵訊監獄

「左營大路三樓冰茶室」、「鳳山招待所」、「海軍反動先鋒訓練營」、「陸戰集訓隊」(或稱海軍管訓隊)、「海軍總部軍法處看守所」,同為1949年海軍白色恐怖事件時期為拘留遭逮捕的海軍官兵而臨時創設的審訊羈押判刑單位,成立的起因均源於海軍內部的清洗事件。

於一九五○年代曾監禁於此的受難者,皆形容此招待所是環境最惡劣不堪的監禁地,堪稱「人間煉獄」的集中營,馮馮在《霧航》中描述得尤為詳盡。利用日本政府於二戰留下的防空洞,隔成約兩百間三塊塌塌米大、不可見光的四人囚房,伙食多為和著穀殼和砂石的霉飯加鹹菜,半碗見不到葉菜的洗鍋水菜湯。山洞的審訊室中刑具俱全,刑求手段包含灌水、坐老虎凳等,虐囚事蹟包含鞭笞、性侵、虐待,並命囚犯挖掘的防空壕洞,竟是為了處理遭濫殺或遭刑求致死的同伴們的大量屍體,甚至還發生集體活埋的事件。倖存的受難者皆曾見證其他囚犯淒慘的死狀,加以受刑求的身體疼痛、長時間提心吊膽的的精神壓力,均造成終身的身心創傷。


從禁閉的海軍明德訓練班到開放的白色恐怖廢墟古蹟

1962年鳳山招待所的原址改為海軍訓導中心。1976年7月改為海軍明德訓練班,負責管束軍中的頑劣份子,並由海軍陸戰隊司令部派員編組擔任輔訓任務,1992年3月改隸海軍總部,2001年因應國軍組織調整裁撤後,則漸趨如廢墟閒置。

2004年,高雄縣政府文化局將「原日本海軍鳳山無線電信所」登錄為歷史建築,並於2007年公告為縣定古蹟,並於2010年8月30日,由文建會指定為國定古蹟。2016年3月6日,該建物曾因不明原因起火並嚴重毀損,現存的主要建物上有大碉堡、小雕堡、辦公廳舍、教室、浴廁小屋、庫房、軍官宿舍、十字電臺、水塔等,管理單位為國防部總政治作戰局,由高雄市政府文化局代管,目前與高縣眷村文化發展協會合作,假日開放參觀,提供民眾入內感受白色恐怖時期的歷史。


史料原文/譯文

吳金良: 所謂招待所,是日本人第二次大戰時留下的一個大的防空洞,用水泥築成,沒有窗口。裡邊用木板隔成一個一個小房間,每個房間有三個榻榻米大,每間關四個人…被問話的人,十個人有九個是走著出去,爬著回來,或是兩個人架著回來,很少有人是走著回來的…進了招待所,就是進了活人的墳墓。 馮馮: 繞過廣場,到了西邊是那座人造山丘防空洞的旁院,有幾個露天的便桶,囚犯就蹲在那木板上大小便,四個人一批。另外的人就在水龍頭下洗臉漱口。我們都是在二十多個武裝陸戰隊士兵嚴密包圍監視之下,卡賓槍口都指著我們。另外還有兩架機關槍,守在較遠的圍牆旁邊的鐵絲網下面…有一個囚徒士兵突然奔向圍牆,跳上牆頭企圖逃走;衛兵們的機關槍卡賓槍反應奇快,一陣掃射,那個囚徒背上鮮血湧噴,屍體倒在牆腳。 曾耀華: 這地方是特務機關,經常聽到有人被拉出後,便是被打死,不再回來。 有兩位時裝入時的女子常常經過我門外被提去審問。據衛兵告訴我,那些特務要求與兩女睡覺,她們堅決不從,有一晚便被拖進前面辦公室內,活活打死,大便小便流了滿地。在被關期間,夜晚常有人被拉出去處死,死後埋在何處,也無可知。

分類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社會與政治

地圖圖標

刑求

資料來源

游觀創意策略有限公司,《臺灣白色恐怖時期相關史蹟點調查案總結報告書》(臺北:國家人權博物館,2016) 李禎祥,〈軍事園區報到再見了,鳳山招待所〉,《新臺灣新聞週刊》635期(臺北市:本土文化,2008) 馮馮,《霧航》中冊(臺北:文史哲出版社,2003)

關鍵字

位置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