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 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 JavaScript狀態
guideTile.toModdle
:::
20200825修

不義遺址

大龍峒留質室

圖片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受著作權法保護-僅限於本平台有限度公開瀏覽

現址

臺北市酒泉街保安宮附近 臺北市大同區臺北市酒泉街

經緯度

25.072014, 121.514313

是否開放

no

免費進場

no

簡述

「安康接待室」的起點:隱身於民宅之中的偵查監獄

大龍峒留質室,約於1950年頃至1958年設立,位於今臺北市酒泉街保安宮附近(確切地址尚待考證)。1950年頃內政部調查局(1956年6月1日改隸司法行政部,更名為司法行政部調查局)在臺北恢復工作,亟須有一囚禁人犯的留質室,初期便徵用保安宮附近的大龍峒民宅,將之改建為偵查監獄。

調查局戰後在臺灣初始留置嫌犯和偵訊的處所即為「大龍峒留質室」,1958年7月轉於臺北市吳興街設立「第一留質室」(1967年4月改名為「三張犁招待所」,至1972年結束使用),1974年1月於新店安坑轉設立「安康接待室」,一脈延續調查局恐怖的偵訊手段和留質叛亂犯的偵訊監獄功能。


戰後初期的大龍峒保安宮▲戰後初期的大龍峒保安宮(出處:臺灣圖書館) 


聽得見保安宮歌仔戲音的留質室

大龍峒位於淡水河和基隆河的匯流處,開發很早,並以保安宮為信仰中心。據受難者郭振坤表示當時「被關在臺北大龍峒保安宮的祖厝,外頭看起來像一間老房子,完全不像牢房」,顯見留質室隱身民宅中,令人難以察覺其實是調查局偵訊關押犯人處。留質室裡有院子,牢房的門白天不上鎖,夜間才上鎖。白天可以出來走動、洗衣、在外廳用餐,廁所和洗澡間都在外面共同使用。而蔡寬裕提及在大龍峒留質室時聽得見廟前表演的歌仔戲,故推估留質室應鄰近保安宮。惟,大龍峒留質室原址的民宅因日後酒泉街拓寬工程遭拆除,故當時確切位置今已難考。


依受難者蔡寬裕訪談紀錄所繪製的大龍峒留質室可能位置圖▲依受難者蔡寬裕訪談紀錄所繪製的大龍峒留質室可能位置圖(出處:《臺灣白色恐怖時期相關史蹟點調查案總結報告書》,國家人權博物館,2015  

史料原文/譯文

受難者證言: 石小岑: 民國39 年5 月8 日,我在睡夢中被叫醒,即隨情治人員離開…當晚被關在大龍峒某民宅…大龍峒民宅關犯人的有一個大房間,關了七、八個人。和我同時被捕的林文芳關在大房間。 曾永賢(自新): 留質室有很大的院子,我們兩、三個人住一間牢房…牢房的門白天不上鎖,夜間才上鎖。白天可以從房間出來散步或洗衣服,廁所和洗澡間都在外面,是共同使用的…當時關在大龍峒留質室的,除了我們這些先後被捕的有十五人左右,此外還有兩名犯紀的調查局人員,他們兼做臥底工作。 黃素貞(自新): 飯後,門開了,叫我為老蕭打針;因為他的手已腫了一倍大,如吸收不好,手會自己中毒,要廢掉鋸掉。老蕭的吃飯穿衣、大小解,都有位彭欽嗣幫忙。我和老蕭的門只在晚上才上鎖,白天就和大家在外廳吃飯。 當時,幾個人一組,出外工作,數天才能回來。那就是去搜捕那些還沒辦「自新」的老同志,要他們早些「自新」。 郭振坤: 我被關在臺北大龍峒保安宮的祖厝,外頭看起來像一間老房子,完全不像牢房,那是調查局修理人的地方…主要是疲勞轟炸,一個星期不讓你睡覺,你就受不了了。

分類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社會與政治

地圖圖標

偵訊

資料來源

《臺灣白色恐怖時期相關史蹟點調查案總結報告書》(臺北:國家人權博物館,2015年)。

關鍵字

位置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