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 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 JavaScript狀態
guideTile.toModdle
:::
20200825修

不義遺址

臺灣臺北看守所(土城看守所)

圖片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受著作權法保護-僅限於本平台有限度公開瀏覽

別名

土城看守所

現址

臺北看守所 新北市土城區立德路2號

經緯度

24.988071, 121.461014

是否開放

no

免費進場

no

簡述

天下第一所:土城看守所

臺灣臺北看守所,1952年7月1日與「臺灣臺北監獄」(簡稱北監)分立後,更名全銜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看守所」。昔址為臺北市愛國東路1號,後因愛國東路位址逐漸發展為都會中心,屋舍建築亦年久陳舊,故於1975年遷往現址新北市土城區立德路2號,故亦名「土城看守所」。1980年7月1日因審檢分隸,改稱「臺灣臺北看守所」,並由司法院改隸屬法務部。2011年改制法務部矯正署後,更名為「法務部矯正署臺北看守所」。

臺北看守所從戰後成立至今,看守所原只負責暫時羈押涉嫌犯罪而受到刑事追訴的被告,但由於臺北監獄的空間不敷使用,部分受刑人轉至臺北看守所內服刑,即為「代監執行」。臺北看守所在一九八○年代於土城曾囚禁過政治犯,且因羈押、代監執行過諸多名人,收容被告和死刑犯的人數也是全臺最多,經常登上媒體版面,亦被喚作「天下第一所」。


臺北看守所原位於臺北市愛國東路1號臺北看守所舊址位於臺北市愛國東路1號(出處: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
專題中心(2018). [online] 臺灣百年歷史地圖. Available at: http://gissrv4.sinica.edu.tw/gis/twhgis/ [Accessed Date].)  愛國東路1號台北看守所航照圖19671967年航照圖,臺北看守所舊址(臺北市愛國東路1號)與臺北監獄(放射狀監舍處)共在同一街廓(出處: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2018). [online] 臺灣百年歷史地圖. Available at: http://gissrv4.sinica.edu.tw/gis/twhgis/ [Accessed Date].  2019年衛星空拍圖2019年衛星空拍圖,法務部矯正署臺北看守所位於土城新址的建築分布(出處:圖像©2019 DigitalGlobe、地圖資料©2018 Google   

代監執行的次政治監獄

遷移至土城的臺北看守所,建有「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八棟監舍,每一監舍各分三層,其中忠、孝兩舍較為特殊:忠一舍、孝三舍是重刑犯房,忠二舍、孝二舍則是死刑或無期徒刑犯房,忠三舍是禁見房和犯則房,孝一舍主要關押身分特殊人士(如:外國人、公務員、警察人員等),又名保護舍。

一九八○年代以後黨外勢力茁壯,國民黨當局不便動輒將反對人士以叛亂罪(軍法案件)起訴,故轉而利用司法案件迫害異己,將許多知名的黨外反對人士(鄭南榕、李敖、陳水扁、許信良⋯⋯等)均關押在土城的臺北看守所。

劉峰松曾記述看守所心臟位置的中央臺,便是刑求虐囚的地方:

獄卒作威作福,被告被叫出房,都得蹲著講話⋯⋯打人的情形,在裡面那真是家常便飯,幾乎天天發生。而且也不一定是犯了重大錯誤才打人;甚至,有些根本沒有犯錯也挨打。

根據1984年立法委員黃主文針對賴文良遭臺北看守所凌虐致死案,在立法院提出質詢並要求嚴懲所長朱光軍,更可顯見臺北看守所的虐囚情形嚴重。


只換屁股不換針,並嚴禁吹口哨

據土城臺北看守所相關的記述或軼事,亦凸顯此拘禁地環境惡劣。李敖在〈只換屁股不換針〉一文中,描述在土城的臺北看守所的打針場面:全所關押3,300人,專任醫師和護士僅各一人,每天平均得為400人看病,而不管多少人需要打針,都只用一根針管、一根針。

而一九八○年代被關押於孝一舍的江蓋世,則指出孝一舍的死刑犯半夜多由此處被拖出去槍決,若死得不甘不願,鬼魂會回到孝一舍遊盪,未免有人吹了口哨,半夜裡監舍便會不乾淨、不寧靜,因此嚴禁吹口哨亦是看守所裡的不成文規定。


法務部矯正署臺北看守所大門▲今土城的法務部矯正署臺北看守所大門(出處:「法務部矯正署臺北看守所」網站)  

今法務部矯正署臺北看守所位於土城立清街之接見室▲今法務部矯正署臺北看守所位於土城立清街之接見室(出處:52015 ©2019 Google  


史料原文/譯文

虐囚情形 劉峰松: 獄卒作威作福,被告被叫出房,都得蹲著講話…有一天難友們交換「體罰」的心得,有人說「背寶劍」真他媽的難過… 中央台可以說是看守所中的一個心臟…打人的地方就是在中央台…打人的情形,在裡面那真是家常便飯,幾乎天天發生。而且也不一定是犯了重大錯誤才打人;甚至,有些根本沒有犯錯也挨打… 有一次,一連叫了四十幾個被告出來打,聽說是鬧房的關係。四十幾個人都被打得很厲害…最後挨打的那個人被打得最慘,一直喊救命;喊到最後連聲音都啞了,聲音由強而弱,直到沒有聲音了,才沒有再打下去。 黃主文(立法委員質詢,1984 年): 本院黃委員主文,為賴文良遭臺北看守所凌虐致死,應嚴懲該所所長朱光軍,以伸張正義保障人權,特向行政院提出質詢…該所所長於人犯危在旦夕之際,不予送醫院醫治而轉送臺北監獄,讓北監揹黑鍋…臺北看守所對人犯施以刑懲凌虐,已嚴重違法;該所所長朱光軍領導無方,甚至容忍凌虐,應予徹查嚴懲,以清獄政而保人權。 受難者證言: 李敖: 這個所關了三千三百人,但專任醫師只一人,專任護士只一人,平均每天醫生要給四百人看病…所方打針場面更是驚人,不管多少人,只用一根針管一根針…我有一篇文章「只換屁股不換針」專寫這種今古奇觀。國定假日最可怕,一早就來了全套愛國歌曲,一路戰鬥與「梅花」不絕,要足足鬧一上午才停…(每日放封)至多二十分鐘。 劉峰松: (檢查性器)被告入所時,先查看一次;以後出庭前,男人排隊檢查肛門,女人排隊檢查陰戶;開庭後還押,又來一次…牆裡人都逃不過性器檢查。 江蓋世(1980 年代,孝一舍,19 房): 他們才告訴我,孝一舍專門關重刑要犯,許多死刑犯就是從這裡,半夜被拖出去槍斃的。根據過去的傳說,有的人死得不甘不願,鬼魂會回來孝一舍遊盪。要是有人吹了口哨,半夜裡,孝一舍就會「不乾淨」。因此,嚴禁口哨是監獄裡不成文的規定。

分類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社會與政治

地圖圖標

監禁羈押

資料來源

《臺灣白色恐怖時期相關史蹟點調查案總結報告書》(臺北:國家人權博物館,2015年)。

關鍵字

位置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