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瀏覽器不支 援JavaScript功能,若網頁功能無法正常使用時,請開啟瀏覽器 JavaScript狀態
guideTile.toModdle
:::
20200825修

不義遺址

保密局南所(前保安司令部)

圖片著作權註記及使用限制:
受著作權法保護-僅限於本平台有限度公開瀏覽

別名

南開大學

現址

臺灣 臺北市中正區延平南路133巷

經緯度

25.037802, 121.508918

簡述

日治時期延續至戰後的軍方監獄  

保密局南所的正式名稱不詳,簡稱南所,起迄時間不明,隸屬於國防部保密局,位於今臺北市延平南路133巷(當時警備總司令部的圍牆內,臨近警總後門),現今範圍約在東吳大學城中校區與國防部後備指揮部之間。約在一九五○年代前期開始作為關押政治犯的監獄使用。

南所的原址於日治時期為「日本臺灣軍司令部軍官監獄」,從1944至1945年(昭和十九年至二十年)的美軍偵照地圖可以找到「Garrison Prison」(軍官監獄)的位置,顯示此處原為日本臺灣軍司令部的軍官監獄。戰後為國防部保密局及裝甲旅所接收,一部分改作政治犯監獄,另一部分裝甲旅接收土地後,於1951年由蔣石靜宜(曾任陸軍裝甲兵參謀長蔣緯國之妻)成立靜心幼稚園(今臺北市貴陽街一段58號),招收裝甲部隊官兵子女,後擴建臺北市私立靜心小學(現已於1976年遷離至興隆路新址)。


藍框灰底色塊為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範圍,深藍色塊為南所推測座落處▲藍框灰底色塊為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範圍,深藍色塊為南所推測座落處(底圖出處:Google Map,框線、色塊為後加)

 
 1957年空照圖,黃色虛線框內為南所可能座落處1957年空照圖,黃色虛線框內為南所可能座落處(底圖出處: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GIS專題中心(2018[online]臺灣百年歷史地圖. Available at: http://gissrv4.sinica.edu.tw/gis/twhgis/ [2019/2/25]. 框線、色塊為後加)  

嚴酷的監禁地:南所的恐怖刑求

南所的舊有建築為地上兩層、地下一層的鋼筋水泥樓房,約有二十間押房。建物內中央為走道,兩側為一間間狹長型押房。押房除了三面牆是水泥製外,虎頭門、地板與天花板均是木料製成。後方牆上開有小窗,窗口有鐵欄杆。虎頭門僅1.5公尺高,出入均需低頭。門下方有送飯菜的小洞,門旁的牆上也有個讓看守監視人犯的小洞,天花板中央裝有一盞小電燈。每間押房約3.7至7.4平方公尺(約一坪至兩坪多),約容納二十至三十名人犯,極擁擠而悶熱,人犯需輪流站著、坐睡、倚牆坐臥,汗水、體臭、便溺等的氣味嚴重影響囚犯的精神狀況。南所提供給人犯的食物多為稀飯,配上十來顆花生米果腹,有時會提供饅頭、豆漿,配菜僅冬瓜湯或空心菜,人犯多營養不佳。

南所除了極度擁擠外,也以使用酷刑羅織罪狀聞名,如同「人間地獄」。以特務谷正文的證言為例:

黃天被拖進組長辦公室後面的空房間,霎時間,只聽見拳腳聲和慘叫聲令人不忍卒聞。十五分鐘之後,黃天被架回訊問室,奄奄一息地側趴在桌子上,血水從髮叢間、眼角、鼻孔和嘴角汩汩流出,身子抖得厲害。

遺址現況已不見當年南所面貌,土地產權分別由政府以及私人所有,臺北市政府管理的部分正在興建社會福利大樓。

史料原文/譯文

林義旭: 除擁擠不堪外,空氣污濁,令人有窒息的感覺。我勉強擠到小窗口,張口呼吸,維持清醒…蝨子更是猖獗,抓不勝抓,我的肚皮被咬得傷痕累累。 陳勤: 身上也莫名其妙地癢,再加上半夜風咻咻地吹,遠處傳來哀叫聲,與同一屋簷下的痛苦呻吟聲,聽了令人毛骨悚然,因此徹夜難眠。早上盥洗,沒牙刷、牙膏,只好將就簡單漱洗。早餐是稀飯與花生,每人分五粒花生。 楊成吳: 保密局的牢房空間很小,人多擁擠空氣又污濁,在裡面只能蹲著,搞得大家都便秘,生不如死。在這裡常聽到被刑求者淒厲的叫聲,審訊室裡什麼刑具都有,嚇都嚇死了。 蘇友鵬: 同房中有十四個人,劉明與郭琇琮睡在我隔壁。他們的大腿常被刑求得烏黑,需要別人攙扶,我經常揹著劉明去上廁所。 王乃信: 保密局的氣氛極為陰森恐怖,不是時而傳來被刑求者的哀嚎,就是整天此起彼落的鑰匙開啟聲、鐵門關閉聲,有時還混雜著腳鐐碰擊聲。 陳英泰: 我們白天關在裡面定時地放出去小便。我和大家在一起,在獄吏眼睛睽睽注視之下要小便,覺得非常不習慣而常解不出來。早上天還沒亮就吹哨子起床,大家在院子,在很短的時間內要把臉洗好、解好大便等,感覺壓力很大,大便都解不出來而老要鬧便秘。 黃華昌: 在如此狹窄的空間,體驗盛夏蒸籠般的悶熱,加上十三個大男人散發的體熱,混雜使人窒息的脂汗味、屎尿發酵的臭薰味,令人猶如置身活人地獄,連呼吸也有困難的感覺…每個房間一天一次輪流放封,在十五分鐘內洗臉、洗澡和散步。 王文清: 這兩坪不到斗室,擠了連我十二個人,各個誰也不理誰,冷漠自在。我客客氣氣地躡手躡腳踱到馬桶邊,這老兄愛理不理地稍稍挪了一下屁股,給了我幾乎要抱著馬桶才能坐下的位置。不一會兒,有人要大號,我得一直站著陪他解完。一室的汗臭,匯集大便味,一股污穢齷齪氣味,瀰漫著全室不散。在這樣環境,我整整蹲了五個月。日復夜看著叫出去審問、抬進來的受刑人,聽著他們痛楚無助呻吟。 劉建修: 被關在南所的人犯,一天吃兩頓飯:上午吃稀飯,每個人大約有十顆花生米;好像偶爾能吃到豆漿和饅頭。下午送進來的飯菜也很差:小盆子裡放了白飯,每人可以分到兩碗。所謂的「菜」幾乎每天都是冬瓜湯…有時候,廚房會用空心菜代替冬瓜。 龔德柏: 稀飯尚好,亦可吃飽,但只醬蘿蔔五六片…殊不能下飯…八點鐘左右,放出去解小便一次,十點左右又放一次。 龔德柏: 南所每到晚上,大都鬼哭神號。不打人的時候,殆屬稀見。 谷正文: 黃天被拖進組長辦公室後面的空房間,霎時間,只聽見拳腳聲和慘叫聲令人不忍卒聞。十五分鐘之後,黃天被架回訊問室,奄奄一息地側趴在桌子上,血水從髮叢間、眼角、鼻孔和嘴角汩汩流出,身子抖得厲害。 黃秋爽: 爸爸在保密局被刑、被打。有一次抬回來時,經過我們牢房,我才看到。那時他奄奄一息,全身都是血,不能走路;要兩個人架著他,用拖的…當時我全身發抖好像被雷電打到般地,整個身體倒下去沒有一絲力氣。

分類

國家文化記憶庫分類-社會與政治

地圖圖標

刑求

資料來源

《臺灣白色恐怖時期相關史蹟點調查案總結報告書》,(臺北:國家人權博物館,2015)谷正文等,《白色恐怖秘密檔案》(臺北市,獨家,1995) 黃華昌,《叛逆的天空:黃華昌回憶錄》(臺北市,玉山社,2005) 黃美之,《傷痕》(臺北市:躍昇文化,1996) 曹欽榮等採訪整理,〈陳勤〉,《流麻溝十五號:綠島女生分隊及其他》(臺北市:書林,2012)

關鍵字

位置地圖